请从我家雌火身上下来

再削木兰我就退游!


……真香。
农药玩的不怎么样,画画写文都不行,最擅长的就是鸽。最喜欢的游戏是怪物猎人,农药最喜欢的英雄是花木兰。是个百合党。主吃花乔花轲,其他算杂食,但别跟我提铠花和约离。猛汉吃海雄和泡雷,很雷电雌。

我空间被日了??????

【双兰】荒漠之刃,长城之花(4)

猛汉叉叉肝完又在肝猛汉四基和四,总之上头了就对了。现在叉叉也还在肝并且在刷hr所以下一次更新遥遥无期。最近花哥被削这么惨了我还是放过她比较好。
这里面也借了猛汉四的狂龙病毒。
好的,没话说了,开始吧。




这次魔种来袭比以往哪一次都更加猛烈。它们的双眼被暗红色浸染,身体各个部位都呈现异样的紫光,攻击虽是毫无章法可言,但不论是力度还是速度都异常惊人。
“它们就像受到什么东西的支配一样,没有自主意识,甚至有时候还会同类相残。”百里玄策在抵挡住第五波魔种后终于体力不支而被迫退下,来不及喘口气,他立刻赶到花木兰身旁报告情况。“这种情况我在跟师父一起生活的时候目睹过,是被狂化病感染了。”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发现此时队长情况不妙。
暗紫色的纹路从她的额角一点点往下蔓延,虽然她极力忍耐,但他还是听见了她痛苦的轻哼,她的发色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紫。
“不要过来,百里玄策。”花木兰用重剑支持身体,勉强站了起来,“有什么向苏烈报告,不要找我。”
听到百里玄策的描述,她也明白自己现在处在什么情况。这一次她并没有上前线战斗,却被感染了百里玄策口中所说的狂化病。这种程度的痛苦她还算能忍耐,但她害怕自己会如玄策所说,失去自主意识,甚至伤害同伴。“我是该庆幸自己暂时还能思考吗?或许我只是感染的不深。”花木兰的自言自语还是被百里玄策听见了。他犹豫了几秒,把刚才的话接了下去:“靠强大的意志力是能克服的,但是也支撑不了太久。”
是有解药的,自从楼兰沦陷后,狂化病的解药配方就随着楼兰国的破灭而消失在了世间。他没敢把这句话告诉花木兰。
兰陵王观察他们很久了,他隐去自己的气息,潜伏于城墙外。当他看见百里玄策垂头丧气的从后方营帐走出时,他跟了上去,并且进入了营帐内。如他所料,他看见了跪伏在地的花木兰。她或许是感受到了他的存在,头也不抬,对着周围空气低声说道:“出来吧,幽灵,姐知道你在这。”
“这个时候过来,你是想看姐的笑话?”她嘲讽般的笑了笑,都已经这样了,这个成天徘徊在长城外的幽灵绝对不打算放过她。换做平时,这个天赐的良机他绝不会放过,成天扛着重剑在他面前晃悠的长城守卫军队长此时失去了战斗力,放着好端端的机会不下手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他举起拳刃,架在她颈上,却迟迟下不去手。终于,他将拳刃从花木兰颈上移开,再一次隐匿于空气中。
让你失望了,我做不到。或许这件事根本就不应该发生。他觉得,失去了这个对手只会让自己今后更加无聊,长城依旧坚不可破,他却会为此平添负罪感。



odk我尽量快点写完。当鸽子当爽了。今天也是大半夜想起来更。

买的一整套,比想象中的大一点,感觉超可爱x最近猛汉叉叉给肝上头了,所以更文不存在的。

雨治:

困告告:

犬涯差互:

学到了!!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双兰】荒漠之刃,长城之花(3)

花木兰早已料想到兰陵王会逃走,尽管在长城内什么都不用做,但比起这他更爱自由。只是,自从经历了上级巡查那件事后的两三天,兰陵王的行为都变得有点反常,例如,说话时尽量避开她的目光。
到目前为止,兰陵王觉得自己做的非常完美,至少花木兰至今依旧毫无察觉。回到这个被自己称为“家”的地方,他心里踏实了许多。在旁人眼中的他确实足够傻,傻到妄图一人敌一国,但是他也险些得手过一次。
并且,大仇无法得报,他就不会放弃这种看似愚蠢的行为。
“队长,为什么‘幽灵’逃走却不做阻拦?”铠以为花木兰会借此好好“关爱”一把兰陵王,但事实并不如他所想的那般。花木兰除了口头上对兰陵王冷嘲热讽外,并没有像对待战俘一般对待兰陵王。她对他还算不错,这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面对这种对手,我很欣赏他。你不觉得吗?比起那些战斗机器一样的魔种,他可有意思得多。”大姐头发出了爽朗的笑声,笑毕,她平静下来,神情逐渐严肃。“他也和那些战俘不一样,所以我会救他,并且好好对待他。”
最近这段时间,花木兰的行为举动都变得极度反常,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例如,有时候前一秒还好端端的在说话,后一秒就突然发起怒来并大吼大叫。而且,战斗的时候重剑也会莫名其妙劈歪,甚至好几次冲进魔种群里面。大家也只是觉得她最近也许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而已,但是一直问她,她也总是糊弄着应了过去。
只有百里玄策注意到了这点,她的左眼比以前更加红了。不是原本火焰一般的赤红色,而是沾上污渍与血液一般的暗红色。
花木兰自己也很不好受,左眼的视力越来越差,眼前似乎是飘着一团黑雾。时不时就会头疼,还是如同炸裂般的剧痛,这也让她无法保持平时的好脾气。每每想到队友莫名其妙被自己劈头盖脸地一顿怒骂,她感到非常内疚,每次道歉的时候都感觉大家似乎都在避免跟她对视,而这一切的原因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再过大概两个月,长城也得不攻自破了。兰陵王不由得感叹自己下的这步棋可真是妙极了,长城现在看起来还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距离他出逃已有一周,最多下周起,好戏就会逐步上演,他只需看着这一切发生就行。但他也无端感到自责,百里玄策是自己亲手带大的孩子,花木兰也算是救过自己一命,这样做会不会……
想起国家被毁灭的往事,他也算是稍微安下点心。这又怎么样?因为大唐的铁骑踏破楼兰,自己从曾经高贵的王子沦为现在暗夜中的刺客,在自己的过往前,这些事几乎不值得一提。想到这,他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
他依旧潜行于暗夜中,不时打探长城的情报。
但当他再次撞见巡守时的花木兰的时候,他是真的笑不出来了。即使只是看上一眼,他也知道她现在的情况糟透了。不光左眼被暗红色浸染,原本是樱色的长发也泛着一丝紫光,他敏锐的察觉到了这点。而其他人,似乎都没有什么异样。
为什么她会是第一个?为什么这么快……
趁她还没发现自己,兰陵王隐去气息,离开了长城。他懊恼地狠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复仇的快意渐渐被悔意所替代。
他曾经无比恨这个女人,因为她每次在自己将要偷袭得手的时候突然扰乱自己的计划,还会对自己冷嘲热讽一番。后来他觉得,这是个有趣的对手,有了她自己才不那么无聊。他们互相欣赏彼此,虽然这份欣赏仅仅停留在对强劲对手的赞叹层面。
他突然觉得,这次似乎有点过头了。





突然诈尸,鸽了这么久都是这个点去肝农药了,花木兰真难用,练了个把月水平还是时好时坏。

【双兰】荒漠之刃,长城之花(2)

对兰陵王来说,这已经是第三天无法正常入眠。不仅因为被束缚在床上无法动弹,他还为自己错失刺杀仇家的大好机会而万分惋惜。他之所以差点阴沟翻船,大部分的原因是他那天碰巧遇见率军踏破楼兰国土的将领,那位将领当时正站在城墙上督战。
当时的他也是脑子一热,再加上运气太栽,不仅没能成功复仇,还因此卷入混战中,外加遇上了极端天气。要不是因为花木兰和百里玄策的及时搭救,他就真的要赔上自己的命了。
心事重重的他甚至连花木兰突然撞开门冲进房间都毫无察觉。待他缓过神来时,花木兰已经将他身上的麻绳全部解开,他猛然转头,对上她慌张到甚至显露出一丝害怕的眼神。
“上面突然来检查,长城里面私自留人可是重罪。”
她把兰陵王带到长城的时候就考虑到或许会碰上官兵来长城巡查,这次即便事发较突然,她也在短暂的惊慌后做好准备。花木兰的目光落到了房间里的衣柜上,里面堆积着她带领的守卫小队成员们的衣物,这倒是个不错的藏身之地。她打开柜门,示意兰陵王躲在衣柜里。
离开房间前,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拉开柜门,将他往内再推了推,顺手把周围堆起的衣物刨到他身边。“在我确认安全前不要说话,也别搞出任何动静,不然你我都要受罪。知道了不,幽灵。”
他听见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凭直觉,他知道有人在接近他所在的房间,直到房门被“吱呀”一声推开。
“这里面应该是有人住过。”
那是自己仇人的声音!兰陵王双拳紧握,准备冲出去却发现自己手臂上并没有平时携带的拳刃。此时出去只会暴露他自己,不仅他,花木兰也得连带着遭殃。他只好小心的深吸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紧随这个声音的是那个熟悉的女声:“是昨天我在自己的房间睡不着,恰好这是个没人的空屋,我就在此过了一夜。”
问话的人也许是听出什么不对的地方,兰陵王透过衣柜上的小缝看见那人正向自己的藏身之处走来,花木兰拦住了他。“衣柜可有什么好看的?里面都是我和小分队的队员们的衣物,难不成还能长什么东西?这里面可没有灵芝。”
他感觉空气就像凝固了一般,过了许久,那个人依旧执意要打开衣柜检查,她长叹了口气:“要检查请随意。”说完,她拉开了他旁边的那扇衣柜门。
果真全是衣物。
前来巡查的将领也算是被糊弄过去了,那人在房间里再转了一圈,拉开门径直走出房间。兰陵王蜷缩在衣柜里,听见外面传来的谈话声:“你们守卫军目前所用的那处水源将要干涸,必须尽快开始用新水源,离这里稍远的地方还有一处水源,你们下周可以考虑一下转移水源地。”听到这,他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但是很快又平静下来。
直到那些官兵渐渐远去,他才得以从衣柜里面脱身。“感谢你这次帮我,只不过,麻烦你把我的面具还给我。”他直勾勾地盯着花木兰,她此时双手抱在胸前,靠在柜门上。“这么在意你的面具啊,幽灵,你这张脸也不难看啊。”“我是在意,因为在我们家族,只有死后才能摘下面具。”她或许是被惊到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拿回面具时,他听到花木兰连着给自己道了好几声歉,一直紧板着的脸上难得浮起一丝笑意。“还有,别老是叫我幽灵,我有名字。高长恭。”
下周就要到新的水源地了吗?那么,必须得在下周一到来前离开。目前的话,还是先留在长城养病和养伤比较好。他重新躺回床上,闭上双眼打算整理一下自己凌乱的思绪。
本来麻绳是用来防止他逃跑或者起来惹事的,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好像是多余的,至少暂时如此。这人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现在自己也很欣赏他,可惜他是徘徊在长城附近的幽灵。不知不觉中,花木兰走神了,想到的是兰陵王。此时她站在长城的城墙上,周围是她四个可靠的队友,身后是他们一直守护着的大唐国土。

【双兰】荒漠之刃,长城之花(1)

也许会ooc,提前告知,不会是he结局。

出门忘看黄历,今天怕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兰陵王本来准备去长城附近转悠转悠顺便做点小动作,结果恰巧遇到魔种突袭,更糟糕的是,自己还在混战中受了不轻的伤。打算就此打道回府,还没走多远,就遇到了暴风雪。
现在,他倒在城墙下,身上的衣服还在战斗中被撕碎了。看来是只能认栽了。他嘴角浮起一丝自嘲的笑,暴风雪一时半会是没法停的,这个地方没人会发现他,大概吧。
在他参与混战的时候,百里玄策就已经注意到他了。外面的暴风雪越来越猛烈,想到他身上还有伤,玄策不由得担心起来,拿上一件大衣就往外跑。果然,他发现了倒地不起的兰陵王,也许还晕倒了。
“师父!”兰陵王勉强睁开眼,看见玄策从远处飞奔而来。他离自己越来越近,自己只能僵在原地无法动弹。“你还好吗?”玄策将大衣披在他身上时,无意间碰到了他的额头,惊的跳起来。“不行,好高的烧。”“我没事,不用管我。”到了这种时候还嘴硬,果然是师父。眼见四下无人,他干脆扑倒在兰陵王身上,用身体为他挡住暴风雪。“再坚持一会儿,师父,会有人来的,一定会!”好不容易恢复了点意识,兰陵王有些不耐烦。“从我身上下来,赶快。”“不!”两人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多狼狈,他们身上都盖了一层薄雪,原本一红一紫的发色间掺进大把的白色。
雪停了?原本往他们身上拼命招呼的风雪没有再落到身上,玄策的视线从兰陵王身上移开,抬头看了一眼,惊喜万分:“队长,你来的真及时,帮帮我们!”听见“队长”二字,兰陵王脸色突变,把头埋的更低。“哟,幽灵,想不到你也有今天。”面前的樱发女子故意将最后三个字咬的很重,是想羞辱我吗?如果在平时,兰陵王指不定会回她一个白眼顺便吐槽一番,但是现在这种糟透了的情况,兰陵王也没法对她表示什么。他陷入了昏迷。
花木兰没想过会在这里遇到兰陵王,此时的他已经是奄奄一息,仿佛下一秒就会断气。来不及思考,她一把推开玄策,将地上的人横抱起来。“赶紧跟我回去,救人要紧。”地上留下了一块早已融入雪地的血迹,在周围白茫茫的一片中显得非常刺眼,不过十来秒,这块血迹也被暴雪给彻底抹了个干净。
兰陵王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正午,外面的暴风雪早已停息,雪后的世界一片寂静。他想从床上下来,很快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做到,因为他被绑在了床上。
……搞什么名堂。
“醒了啊,幽灵?”迎面撞上木兰挑衅般的目光,他却生气不起来。“你绑我在这是想干什么,放我下去。”“别急嘛,你现在发着高烧,还受了伤,怎么可能现在放走你呢?这几天留下来休息,到时候再走也不迟。对了,你这张脸还真是好看。”说到这,他才发现自己脸上的面具被摘了下来,瞬间被吓得清醒。“有必要这么激动吗?”她拍着床沿故意发出杠铃般的笑声,笑了好一阵子,也许是笑够了,她才慢慢平静下来。“我给你熬药去,你躺着别乱动就是。”
这不废话吗,都给绑上了。趁木兰离开房间,他试着稍微抬起上身,目光在身上四处扫动。还好,没有缺胳膊少腿,腹部的伤口给包扎好了,衣服也给披上件新的。确认过眼神,她不是想杀自己的人。
只是还真猜不透她想干什么。算了,既然她救了我一命,当欠她个人情。确定自己处境安全后的兰陵王躺倒回床上,脑中还不断回放她刚才的笑声。简直有毒。

大半夜的我也不知道我写啥。

私心加了个小饰品装作这是龙玉,原型都认不出来的钢龙……也许是兽化或者q版?真的不会上色,鼻尖那点黄色我不知道怎么加上去干脆不加了!第一次指绘,咸鱼瘫

花乔(怪猎paro,长城守卫军其他人出没)

大概ooc预警。花木兰的设定是水晶猎龙者。一发完结

1.

“来了个新的看板娘。”百里守约伸了个懒腰,顺便将轻弩挎到肩上,“名字……好像叫大乔?”
“哦,那有什么跟以前不一样的吗?”花木兰仔细擦拭着她的大剑。她是猎人工会的精英猎人里面唯一一个武器是大剑的女猎人,毕竟提得动大剑的十有八九是兄贵猎人。以及,她也是这支精英猎人小队的队长,她率领着这支名为“守卫”的小队立下了无数战功,自己也因此成为工会猎人中的一个传说。
和平时没什么不同的。她随手揭下任务板上的一个任务,“啪”的一声拍到了大乔面前。这位新来的看板娘看上去是被吓到了,手上的书顿时滑落在地,随后缓过神来。“是要讨伐森丘的火龙吗?祝任务顺利!”这是唯一一个会说祝任务顺利的看板娘呢。花木兰回了对方一个微笑,带着剩下三人站在了任务的出发点。
她看不见的是,大乔迅速转过身,双手捂住通红的脸颊。

2.

从此以后,不论花木兰接的是什么任务,大乔都会在与其他的看板娘无异的对话后加一句“祝任务顺利”。“这孩子真可爱。”她对大乔的印象比对其他人好不少,渐渐的她也愿意跟大乔多说几句话,聊一些狩猎之外的事。
“铠,这次你别跟过来,让玄策上。你身为一个太刀手把我们推进火坑的次数太多了。”似乎每次铠在任务期间除了蹭烤肉外就没再干什么别的了,还经常作为队友们的膝盖收割者。后来他每次打算出战时都被木兰果断拒绝掉。“守约,你也别给他准备烤肉了,他自己会,饿不死他。”“我每次烤出来的不是半生肉就是焦肉,木兰姐你想饿死我啊!!!”大乔听见铠的“哀嚎”,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完任务后,花木兰打趣道:“看吧,这家伙还念着吃,八百斤了都。”

3.

其他人都能看出来,花木兰和大乔之间看似是闺蜜,其实她们越来越亲密,关系已经远远超过了闺蜜。
木兰接任务的频率也少了很多,她更愿意花更多的时间陪在大乔的身边。其他猎人在大乔那报告任务时经常看到木兰翘着二郎腿坐在大乔身边,嘴还几乎没歇过。真是个话包子,大乔似是自言自语抱怨。“是个话包子,但是在你面前才是。”木兰听见了这句话后轻轻捏了一下大乔的脸。
“对了,这个讨伐炎王龙的任务,我接下了啊。”以木兰和她带的小队的实力,肯定没有问题,大乔即使听见这是讨伐古龙的任务,也没太紧张。因为她知道,木兰所在的小队,是全工会最为强大的精英小队。这次也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对吧。
“祝任务顺利。”木兰像往常一样,带着三人站在任务的出发点。
她不知道的是,大乔的这句话,只会对她一个人说。

4.

“什么?!不可能!”听见“守卫”的队长在任务中阵亡的消息,所有猎人都震惊了。因为即使是炎王龙,对于花木兰这种传说级别的猎人来说应该也是小菜一碟,单人解决应该都没什么问题。“千真万确。”苏烈低下头,将大锤狠狠的砸在地上。“我们也没想到遇到了强大的个体,队长为了掩护我们逃跑,在引开这家伙的时候一不留神,挨了一下粉尘爆破。”大乔也听到了,她整理资料的手狠狠颤了一下,纸张全部散落到地上。“这个蠢货……怎么不能小心点呢……”她一直重复这句话,好像失了神一般。“这是我们在现场找到花木兰留下的唯一一样东西,她和她的盔甲都被炸到连灰都没剩,只剩下这柄大剑。也许她在最后时刻是把它丢出去的,还是交给你比较好。”清理现场的工会人员将大剑放在大乔面前,脸上写满了同情。
大剑上面还沾着些粉尘,分明是在诉说它的主人最后时刻的遭遇。大乔接过它的时候几乎没站稳,真沉,木兰平时背着这么重的武器战斗吗。

5.

在此之后,大乔几乎提不起精神工作,最终选择了辞职。她在花木兰离开后才知道自己对她的感情原来这么深,即使一方离去,她们之间也依旧存在着羁绊。
她去了木兰最后战斗的地方,那里十分炎热,漫流的岩浆肆意舔动脚下的大地,之前死斗过的痕迹已经被抹平了。在此之前,这片大地上也许经历了无数次生与死的搏斗吧,可是身为看板娘的自己,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细节呢。
“守卫”的队长因为花木兰的离世而更替,现任队长是苏烈。这个小队依旧优秀,依旧是被大家口头相传的精英小队。铠也被迫上场,但是这之后的他再也没有在战斗中坑过任何队友。
一切似乎都跟往常一样。
“听说新来了个女猎人,长相十分清秀,是个大剑手。”“她这副样子,应该是拿不动大剑的吧,但是看起来她是这么坚定。”“她好像叫大乔。”“跟之前辞职的看板娘一个名字诶。”

。我觉得,我可能要遭打(逃)

皮这一下很开心。我也不知道这是啥

“我真傻,真的。”泡狐龙抬起头,用无神的双眼注视着面前的一群水生兽。“我单知道雷狼龙也许会和溪流的其他怪物有一腿,没想到真能让我撞上。我和他一起去寻找食物,约好在山洞里见面。他走远了,我就去捉鱼。鱼捉好了,却迟迟不见他到来,我叫他名字,也没有回应。我急了,托小狗龙们去寻他,寻到树林里,看见雷光虫突然大量聚集。大伙都说,完了,怕是在和别的怪物搞事情呢。再往前,果然,他正和迅龙在一起,那迅龙的眼神迷离,还在他身下喘呢……”说到这,泡狐龙拼命扯着爪子底下的草,爪下的草都被他连根拔起。